继春节档爆款《流浪地球》后,喜提“百亿先生”桂冠的当红影星吴京并没有停下工作的步伐,而是主演了由香港著名导演李仁港执导的影片《攀登者》。前不久,《攀登者》公布了公映计划,该片预计于2019年国庆节与观众见面。

影片《攀登者》海报

据悉吴京热爱户外运动,登万洲国际有限公司山爱好者,此次主演《攀登者》也算是投其所好。况且吴京从《战狼系列》到《流浪地球》已经证明了自己,以吴京对电影的认真态度来看,这部影片还是值得一看。

影片《战狼》剧照

吴京

影片根据真实历史事件改编,讲述了上世界60年代中国登山队成员王富洲、贡布(藏族)、屈银华三人完成中国人首次登顶珠峰的故事。这支成立时间不足5年,队员平均年龄24岁的中国登山队,克服重重困难,终将五星红旗插上珠穆朗玛峰,完成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从北坡登顶的壮举。

那么,60年代中国人如何完成人类壮举从北坡首次登顶珠峰呢?让我们一起追寻影片背后的真实往事警界金童。

登山界有一句名言出自英国传奇登山家乔治马洛。“人为什么要登山呢?”面对记者的提问,乔治马洛说道:“因为山就在那里。”令人遗憾的是,留下这句传世名言的乔治马洛最终没能征服世界第一峰。1924年,乔治马洛消失在珠峰的冰封雪地中,但他百折不挠,勇于探险的精神却鼓舞着一代又一代的登山者去征服珠峰。

珠穆朗玛峰的日照金山

人类第一次成功登顶珠峰的时间是1953年5月29日。完成这一壮举的是尼泊尔夏尔巴向导丹增诺尔盖和新西兰登山家埃德蒙希拉里。此前袁爱荣,已经有一大批人尝试征服珠峰,但都失败了,甚至有人为此丢掉自己的性命。即便这样,还是不能阻止探险家征服珠峰的脚步。

当时间来到1957年的11月,一封来自苏联的信件寄到了中共中央,信的落款是苏联部长会议体育运动委员会登山协会主席,还有12名苏联知名登山运动员的签名,他们希望中国能允许组织苏中联合登山队,以求在1959年3~6月份登顶珠峰,并以此作为中华康喜高高人民共和国十周年纪念日的献礼。

由于当时特殊的时代背景,加之中方在运动员、资金、装备等方面条件尚不成熟,起初来自苏联登山界的建议被中方婉拒。此事兜兜转转,最终迎来转机。1958年4月5日,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批复了此事,称:“可以考虑。”

有了上层的批复,中苏双方很快就此事达成一致,组建联合登山队,并制定了攀登珠峰的三年计划。计划分为三阶段,1958年侦查,1959年试登,1960年登顶。苏联一方提供高山装备和食品。中方负责全部人员、物资从北京至珠峰脚下的运输以及低海拔的物资设备。

三阶段中第一阶段的准备工作最为繁杂,耗资最大。要知道50年代,西藏公路建设尚未完善。当时,从拉萨向西的公路只通到日喀则,而从日喀则至珠峰长达300多千米的路程只有曲曲折折的山路,有些地方甚至仅容一人通过,十分险峻。

考虑到登山队所需物资和设备,想要到达珠峰脚下势必要修通进山的公路。然而,当时国家建国不久,尚处于经济建设中,到处用钱,但为了支援登山队,同时考虑到西藏日后经济发展需求,中央还是特批了资金用于公路建设。

就这样,一只由藏民和军工组成的施工队出现在日喀则的荒野中,热火朝天的开工了。与此同时,身处北京的联合登山队考察组也准备动身。一行20余人秘密从北京乘坐军航到达拉萨,此后又转乘汽车到达日喀则。

需要指出的北京限行尾号,群p,步行街是,此时西方世界对我国处于敌对状态,世界还没有从“冷战”中走出来。中苏合作登峰一事对外保密。为保障考察组的行程安全,中方还派遣了一只军队护送。因为,此时的西藏境内还有匪情。最终,这支考察队在中方的保障下于11月底顺利的完成侦查任务。

1958年,气象人员在大本营设立气象观测箱

1958年,中苏联合登珠峰侦察组一行初次进入珠峰地区

1958年,中苏联合登珠峰侦察组一行初次进入珠峰地区

原本以为中苏合作攀登珠峰计划会顺利的进行下去,但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合作登山一事可谓一波三折。

1959年三月十日西藏发生一件大事。以西藏上层为首的反动集团公然发动叛乱,企图将西藏从我国分裂出去。几乎一夜之间,拉萨就成为叛匪的天下。此时登山队蔡仁辉还在拉萨训练,由于当时特殊局势,登山队很快成为一只颇具战斗力的民兵连。

好在党中央果断出手,绝不容许任何势力企图将西藏地区从我国分裂出去,迅速将叛乱平息。登山队中很多成员都经历了这次平叛斗争。受此事件影响,登山队一行人大部分成员离开拉萨,转至新疆训练。同时,为保障登山队苏方人员的安全,中苏联合攀登珠峰一事暂缓靥舞。

随着西藏局势趋于缓和,中方开始多次邀请苏方来北京继续商讨攀登珠峰事项,但令中方人员不曾想到的事,原本对合作攀登珠峰一事颇为积极的苏方一反常态,几番推脱。与此同时,在大的国际环境中,中苏关系趋于恶化,种种原因下,中苏合作攀登珠峰计划取消。

先遣组在观察北坳

由于此前合作中,苏方负责高山装备和物资,苏联撤出后,这给中方留下一个大麻烦。当时国内还不具备生产攀登8000米海拔以上的登山装备,只能从国外购买。这事最终惊动了时任国家主席刘少奇同志。在他老人家的殷切关怀下,即便国内处于三年严重经济困难时期,还是为登山队特批外汇野村浩二用于购买装备。

中方登山队的队长是史占春,资金到位后急赴瑞士购买相关设备。瑞士一行,史占春还得到一个重要消息,印度陆军也组织了相关人员计划从南坡攀登珠峰,这让史占春意识到攀登珠峰责任重大。此时的国际关系状况是,中苏走向决裂,苏印关系趋于友好。中印几乎在同一时间攀登珠峰,在如此背景下,攀登珠峰无疑是一场特殊的竞争。

远眺珠穆朗玛峰

史占春等人知道,一定要为祖国挣一口气,要先于印方率先登顶珠峰。不管有多么困难,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克服。在前期充分的准备工作下,登山队于1960年3月19日来到此前考察组选定的大本营营址。

这是一只平均年龄仅有24岁的年轻登山队,除了登山运动员,还配有气象、电台、医务、新闻媒体、后勤等幕后保障人员,总人数达214人。

在众多人员默默无闻的付出下,登山运动员前后三次适应性登山。前两次登山还算顺利,第二次登山已经打通了攀登珠峰得一道难关—北坳路线。要知道,登山队员攀登的是世界第一高峰,路程有关英雪我们想不到的困难。

登山队在第三次攀登过程还是遭受了重大打击。由于路程艰险,来自兰州大学从事水文研究的青年队员汪矶发生严重缺氧反应,最终抢救无效牺牲在海合米金服拔6400米营地。随后,来自北京大学的气象专业队员邵子庆也牺牲在海拔7300米的高度。登山队其他成员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冻伤,大部分还是最有希望登顶的主力登山队员。

此时登山队面临严重减员的残酷现实,队伍士气低落。然而更大的坏消息传来,珠峰天气转变,适宜攀登珠峰的好天气即将结束。一旦雨季来临,就只能等到下半年或者来年在登了。这意味着备战一年多的攀登计划恐怕就此取消。

就在大家近乎放弃的时候,从北京传来一则命令。时任国务院西丰万佛寺副总理的贺龙向大本营传来命令:“要不惜一切代价登顶珠峰,哪怕仅剩下一个人也要登上去!”

这则命令背后有着特殊原因。一来,印方异界黑网吧也有相关人员张藤子攀登珠峰,二来我国正与尼泊尔谈判中尼边境问题。

据悉捕鱼达人豪华版,当时中尼双方就边境问题存在争议,其中就有珠峰得主权所属问题。尼方对于争夺珠峰主权有一个优势之处,那就是尼泊尔籍的丹增诺尔盖曾在1953年成功从南坡登顶珠峰,而中国人连一个人也没有上去过,又何来主权之争呢?

史占airtripp春等人知道,这次登顶珠峰意义非凡,队员的肩上肩负了一项庄严的国家使命。最终,登山队重新组织力量,再一次向珠峰发起了冲锋。这次带队的副队长由许竞担任,组员有王富州、经验丰富的刘连满和藏族队员贡布和伐木工人出身的屈银华等10人。

年轻时的屈银华(左一)和队友合影

就这样重新组织的登山队抱着必胜的信念向珠峰发起冲锋。许竞等四人先行来到海拔8500米的突击营地,负责运输物资的屈银华等人随后也抵达突击营地。此时登山队出了意外,队长许竞因体力过分消耗最终倒下,王富州接任队长,屈银华临危受命成为新的突击队员。

王富州等人继续出发,四人最终来到了通往珠峰得最后一道难关—“第二台阶”。“第二台阶”总高20多米,最困难的地方高校晋阶法则在台阶的中上部,那是一道近乎垂直的光滑岩壁。四人来到第二台阶中上部处陷入了困境。

中国登山队员刘连满

刘连满用尽全身力量尝试四次都没能成功,贡布和屈银华也尝试攀登最终失败。最后还是消防出身的刘连满想到用“搭人梯”的方法。刘连满蹲下让队友踩着自己梁心怡的肩膀攀登。最先上的是屈银华,由于不忍穿着满是钉子的高山鞋,屈银只穿一双薄袜攀登。要知道这是在海拔8500以上的高度,气温有多么剑指芬芳的低,短短一个多小时,屈银华的双足被彻底冻坏。刘满连也不容易,如此高度下,用自己的身体托着重大100多斤的队友足足坚持一个多小时,这是怎样的毅力啊!

最终王富州四人登上了“第二阶梯”顶部,四人继续前行。这时刘连满也因体力严重透支倒在了海拔8700米的地方。三人将其安顿好后继续朝着顶峰攀登。

1960年5月24日夜里,海拔8700的珠峰闪烁着点点星光,贡布、屈银华和王富洲三人在夜色中摸索前进。最终三人凭着强大的毅力,在体能到达极限的时候终将五星红旗插到珠峰顶上,完成了人类首次由北坡登顶珠峰的壮举。贡布等人为祖国争下了这口气。

三人完成既定任务后,在下山的路程中看到了刘连满。他们不敢相信刘连满还活着,堂堂男子汉的三人不禁潸然泪下,更令三人感动的是刘连满强忍着疲惫不洪喆君适将队友留下的氧气保存了下来。

此前,刘连满不敢确定自己能够存活,用铅笔在笔记本上写下了临终之言。“王富洲同志,这次我未能完成党和祖国交给我的任务,由你们去完成吧,氧气瓶里还有些氧气,对你们下山会有帮助,告别了,你们的同志刘连满。”

四人相伴继续下山,就在他们下山的途中,珠峰天气突变,得知还在南坡攀登的印度队遭遇大风雪,最终铩羽而归。

5月30日,参与第四次行军的队员最终全部安全返回5120米的大本营。此前,《人民日报》已将中国成功登顶珠峰得喜讯传遍了全国。令人心疼的事,屈银华冻伤的十趾和脚后跟被全部切除。

很快,中国登山创造的奇迹也传遍了全世界。1961年,中尼双方签署了《中尼边境条约》,两国历史上遗留的边境问题得到解决。而此前留有争议的珠峰主权得以确认:珠峰北坡属于中国,南坡属于尼泊尔。

这就是影片《攀登者》背后的真实往事,当我写到这里的时候,不禁为登山队所有成员致以崇高的敬意。我们真的很难想象当初王富州三人是如何在极寒、缺氧、饥饿、干渴情况下,处于极限负荷的三位运动员是怎样到达顶峰的。或许只有当你经历了才能明白吧!

如今,成功登顶珠峰的人越来越多,但我们不能忘记中国第一代登山队员首征珠峰得壮烈历史。他们身上展现出那种历经磨难,不怕牺牲、顽强拼搏的英雄主义精神和家国情怀值得我们后辈为之学习和传承。

最后,再次水溶性聚磷酸铵向第一代登山运动员致以崇高的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