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德国革新者的我国长征

奥托·布劳恩(1900-1974),德国工作革新家。1932年春,苏军参谋部为挽救在上海被捕的牛兰配偶,派他携巨款隐秘来到上海。次年9月,他来到中心苏区首府瑞金。在党的会议上,博古隆重推出这位“咱们盼望已久的共产世界派驻我党中心的军事参谋”,并为他改名为李德。就这样,李德从不谙军事的博古手中接过了赤军的指挥权。尔后,中心赤军因他的过错指挥而遭受沉重的丢失,不得不撤出苏区,实施战略搬运,这便是震惊中外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从某种含义上说,长征因他而发,而他也是走完长征全程的仅有的外国人。

湘江之战李德毫无内疚

1934年4月,国民党第三军总指挥陈诚率3个纵队12个师,沿湘江两岸直逼中心苏区的北大门广昌。敌人每向广昌推动一步就构筑碉堡壕沟,构成严实的“堡垒”围住。在“死守广昌”和“寸土必争”的标语下,李德亲临前哨指挥督导赤军履行“以堡垒对堡垒”的“短暂反击”。但在敌强我弱的态势下,赤军屡战失利、步步撤退,最终不得不抛弃广昌。第五次反“围歼”以来,苏区地图越缩越小,李德也不得不考虑选用毛泽东游击战术,研讨怎样“一走了之”。他说:“包围的预备工作从1934年5月开端,尔后一直是按方案进行的。5月底6月初,这个方案在军事委员会讨论通过并构成抉择。”

国民党大军已推动到中心苏区的内地,兴国、宁都、石城相继失守。10月10日晚,中心赤军别离自瑞金、雩都(今于都)动身,被逼实施战略大搬运,预备跋涉至湖南西部,同红二、六军团会集,以“在华南的湘黔两省接壤区域创立一大片新的苏维埃依据地”。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长长的部队在火把的映照下,迤逦在窄窄的田埂小道上,每个人的心境都像铅一般的沉重。唯有李德不供认这是失利后的战略大搬运,在他看来这只是长时间缜密预备的军事举动。晚年他在《我国纪事》中还狡辩论:

“一切参与长征的人,身边都带了能够用两个星期的物资,首要是大米和食盐。物资用完今后,就只能和有必要通过购买和没收来拓荒当地上的粮食来历了。

这些准确的数字阐明,这次举动决不是什么‘移民’,或许像埃德加·斯诺在《红星照射下的我国》一书中所写的那样——‘整个国家的搬迁’,也不像毛泽东后来所说的那样,是一种‘不知所措的逃跑’。这次举动,是一次通过长时间缜密预备的军事举动。固然,它在绵长的过程中带有一种退避的性质,这是原先没有想到的。”

在赤军悄然撤离苏区一个月后,蒋介石判别出赤军将同红二、六军团会集。所以,他集结几十万大军,分三路前堵后追,妄图消除赤军于湘江之侧。面临敌人重兵,李德和博古束手无策,仍循着以往的战术,以硬碰硬,战役的剧烈严酷实属稀有。首战之地的红一军团四团政委杨成武后来回想:“咱们每一个指战员,都深深懂得,此刻此刻,每拖一分钟都有着极端严峻的含义。咱们边战边退,敌人死命猛追,加上天上的飞机轰炸,咱们每走一步,简直都要支付血的价值。”

相同孤军苦战的红三军团五师,担任的是保护中心纵队和后续部队渡过湘江的艰巨使命。两天两夜的激战中,红三军团十团两任团长相继献身,政委杨勇指挥全团,支付400多人的伤亡价值。直到得知中心纵队安全过江后,五师才撤出战役。承当阻击使命的六师十八团是大部队过江后最终的后卫部队。桂军以3个师的军力攻击十八团,十八团几经冲杀包围,战至缺医少药,大部指战员壮烈献身。

赤军尽管打破4道封闭线,可却损兵折将,伤了元气。赤军由动身时的8.6万人,锐减至3万多人。这是苏维埃运动以来赤军所遭受的最为沉重的丢失。

赤军所遭受的严峻波折,令包含博古在内的高层领导无不感到痛心,可是,唯有李德一点也没有为自己过错的指挥而内疚,相反认为:“尽管在包围的最终阶段丢失这般严峻,但中心赤军仍在1934年12月中旬——动身两个月之后顺畅地冲过了在德国军事专家看来不行攻破的国民党层层封闭。”

通道会议李德开端赋闲

渡过湘江后,李德注意到现已赋闲坐了冷板凳的毛泽东又开端“显山露水”,指点江山了。他责备毛泽东“不管行军的纪律,一瞬间呆在这个军团,一瞬间呆在那个军团,意图无非是劝诱军团和师的指挥员和政委承受他的思维。”看到赤军极为风险的地步,毛泽东非常着急,确真实干部和兵士中做思维工作,意在抢救危在旦夕的赤军。

穿过老山界,部队来到湘黔鸿沟的通道。12月12日,中心依据张闻天、王稼祥和毛泽东的主张,暂时决议举行紧急会议,商议挽救其时危局的对策。李德在会上依然坚持“与二军团树立联络。咱们依托二军团的依据地,再加上贺龙和萧克的部队,就能够在宽广的区域向敌人进攻,并在湘黔川三省接壤的三角地带创立一大片苏区”。

毛泽东在会上提出对立的定见,力主西进,避开北线重兵阻挠的“口袋阵”,向敌人军力单薄的贵州进军。王稼祥、张闻天和周恩来等多数人拥护毛泽东的定见。李德见原定的行军路途被否决,心中很不是味道,立刻沉下脸来,以患病为由,半途退出了会场。

会后,赤军径自向贵州跋涉。12月18日,中心政治局在黎平举行会议,通过《中心政治局关于战略政策之决议》,指出:“曩昔在湘西创立新的苏维埃依据地的决议,在现在现已是不行能的,并且是不适宜的”,“新的依据区域应该是川黔边区域,在开端应以遵义为中心之区域。”会后,周恩来向病中的李德转述会议的决议,没想到沉不住气的李德冲着周恩来吵吵:“你们早就勾结好了,诡计对立我,对立中心和世界!”一贯谦恭忍让的周恩来再也克制不住自己,拍着桌子“回敬”道:“李德请注意你的身份,不要过分分了!”他们之间剧烈地争辩着,就李德的指挥权及职责问题,各不相谋,针锋相对。

这时,所谓李德、博古、周恩来“三人团”已是名存实亡。博古面临党内争辩失掉方向,苍茫无措,李德因病而被晾在一边。病中的他波动于马背上,闲来无事,常常处于深深的考虑之中。他多少认识到原定路途的不当,可偏执虚荣的他,又偏偏要在这两条毫不相干的路途之中,寻觅共同之处,从而为自我辩解。他说:“渡过乌江,消除较弱的贵州省戎行,解放乌江以北和以西的、以遵义城为中心的区域;然后在这个区域树立暂时依据地,寻求同蒋介石向前推动的戎跋涉行战役的机遇。尽管这个方案,除掉最终一部分,大体上契合毛泽东在曾经的说话中所表明的定见。……向遵义持续进军的方案,同我的主张并没有什么区别。”

通道会议后,他现已底子赋闲,无事可做。凡是军事上的决议方案,周恩来多与毛泽东等商议。1934年12月31日晚至1935年1月1日清晨,中心政治局在一个叫猴场的当地举行会议,重申黎平会议的精力,并针对李德撤销军委集体领导、个人包揽的情况,作出规定:“关于作战政策以及作战时间与地址的挑选,军委有必要在政治局会议上做陈述。”李德也便是从这一天始,被正式撤销了军事指挥权,成了当之无愧的清闲之人。

茅台小镇李德畅饮一场

李德对自己被逐渐边缘化非常不满,他也不能承受将第五次反“围歼”失利的一切职责都归咎于他。在遵义会议上,他竭力为自己辩论明:

“你们都说我作为共产世界的代表,总是把自己的毅力强加给中共中心、政治局和军委,强加给赤军和苏区,才造成了失利。可是,我作为一个外国参谋,既不能直接给你们下指令,又底子不明白中文,同外界也没有什么联络,我自己能做到这一切吗?我不是只是提过一些主张吗?关于我的主张是不是采用,怎样采用,本来是你们自己的事,能够由你们自己来决议。成果你们自己打了败仗,搞坏完事,反而都来责怪我,这怎样行呢?”

这些辩论并没有人去理睬,所以,他又把自己的“下课”,悉数归咎于“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小资产阶级农人的、当地性的和民族主义的心情”,对他这个“马列主义干部”的责难。他当然看不明白遵义会议的挑选,是在革新生死关头的仅有正确的挑选。这些本是公私分明的原则问题,他偏偏个人意气,说什么张闻天、王稼祥这些“世界派”,被毛泽东“拉到自己一同”,便是一贯被李德看好的博古,也挑选了“持续同毛泽东协作”。此刻的他好不孤单,真所谓“茕茕孑立,孓然一身”。

毛泽东原打算在最好抵挡的滇军地盘上渡江北上,可方案不如改变,北上不成又折回贵州。站在一旁调查的李德冷言冷语道:“致使通过某些村镇,达两三次之多。”他还想出一个“高着儿”,那便是乘此“寻觅有利渡江地址”。由于,在他看来敌人“构筑巩固的堡垒系统,充其量不过是一般的野战工事”。只需打破敌人的“野战工事”,就能够过江,就能够“打破蒋介石的围困方案”。他的“高着儿”并不新鲜,依然是硬碰硬的战术。

也就在这个时分,他随军来到赤水河畔的茅台镇。这儿出产闻名于世的茅台酒,简直村寨子寨都有糟坊酒肆,那阵阵酒香扑鼻而来。据董健吾撰文回想:赤军找到“义成老烧房”,只见阔绰的西式修建内,摆放着百余口大缸,盛满了“异香扑鼻的真实茅台美酒”,他说:

“开端发现这酒坊的战士,认为‘沧浪之水能够濯我足’,乃酒池生浪,异香四溢,方知是酒。惋惜数缸美酒,已成脚汤。事为军事参谋李德所闻,(李德素嗜酒)即偕数人同往酒坊,一尝名闻举世的茅台美酒。他们择其间最为年远的一缸,畅饮了一场,至于醉,才相扶而出。临行时,他们又将是类佳酿带走不少。”

喝惯了威士忌、伏特加的李德,怎敌茅台的酒力。何况,他此刻此刻正是愁肠百结,闷闷不乐,本来想借酒消愁,何曾想抽刀断水水更流,借酒消愁愁更愁。

巴西道上李德李特之争

索尔兹伯里在《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中称:“在此之后的长征途中,李德就成了一个旁观者。”这样一个“旁观者”的脑筋,一刻也没有闲暇。他对部队不是“一往无前”地走直路,而总是“在一条弯弯曲曲的路途上跋涉”,总是尽量地“逃避任何大仗”,感到不行思议。直到南渡乌江,佯攻贵阳,直逼昆明,忽然出现在金沙江岸,他才清醒少许,再也不诉苦走了许多冤枉路。赤军渡过金沙江后,他也一改以往的情绪,不无公正地说:

“渡过金沙江今后,在战略上构成了一种新的比较有利的形势。首先是摆脱了蒋介石的追击部队,通往北方的路途四通八达了。现在的问题就在于,敌人妄图强逼我军持续向西、向穷山恶水的西藏高原移动,咱们不能让敌人达到意图,而要极力回到汉族寓居的我国内地去。咱们所做的这个军事决议正是为了这个意图,它的正确性今后也为二、四军团(应为二、四方面军)的苦楚阅历所证明。”

在懋功与四方面军会师后,他看出了会师后的危机。在见到张国焘后,这种知道就更具体化了。他说:张国焘“显得很自傲,看来已充沛认识到了他在军事上的优势和在行政上的权利”。他断语张国焘将会以此挟制,一场新的政治危机就要降临。会师后,中心赤军改称一方面军,以示与兄弟部队的相等位置,并将两个方面军混编为左路军和右路军。两个方面军的赤军校园合并为三军性的赤军大学,李德将之称为“联合军事校园”,与军委纵队一同,随右路军举动。考虑到李德的“伏龙芝军事学院”的布景,中心让他去赤军大学任教。

随右路军总算走出草地,他们在一个叫巴西的寨子露营。夜深人静的时分,他们被忽然叫起,向北急行军。天色渐亮时,只见部队的后边,几位四方面军的干部策马赶来,边追边喊:“四方面军的同志不要走,悉数跟咱们回去!”“赤军同志不要跟毛泽东、周恩来走,他们是北上逃跑的机会主义!”“跟张国焘主席回去,到成都去吃大米!”来人是四方面军参谋长李特,留过苏,和李德了解。跋涉中的部队,听到李特的鼓惑,一时停了下来。其时在现场的阎捷三将军在他的回想中,如实地记叙道:

“正在这个时间,一个大个子忽然疾步上前,拦住了李特,说了片言只语,就把他从立刻拉下来,两人对吵了起来。我认出来,这个大个子,是共产世界派来的代表,德国人李德……”

“二李之争是由于李特来传达张国焘的指令,要把四方面军的同志带走,不再北上了。李德不许他捣乱,要拉他去见毛泽东同志。并再三阐明,北上抗日是正确的政策,不经毛泽东同志赞同,任何人不得私行把部队拉走,而李特固执不去见毛泽东同志。”

长征成功抵达陕北后,斯诺采访过李德,斯诺说:“他(李德)在保安向我供认,西方的作战办法在我国不必定总是行得通的。他说:‘有必要由我国人的心思和传统,由我国军事经历的特点来决议在必定的情况下采纳什么首要战术。我国同志比咱们更了解在他们本国打革新战争的正确战术。’”多少年来,大凡提及我国长征,无不提及李德,功过胜败,毁誉对错,议论纷纭,可是有一点是必定的,那便是他是外国人中仅有走完长征全程的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