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初明峰 刘磊


裁判概述:

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内,双方约定将二人共有房屋归另一方所有,该房屋的物权无需登记可直接发生物权变动,处分一方婚内死亡后其与前妻所生子女主张对该房屋继承份额的,法院不予支持蔡仁辉。


案情摘要:

1、唐某3与李某系夫妻关系,案涉房产为二人婚后取得。

2、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唐某3与李某签订《分居协议书》将原本属于两人的案涉房屋约定归李某所有,但二人继续板凳哥保持婚姻关系。

3、后唐某3死亡,唐某3与前妻所生子女唐某2诉至法院要求继承该房屋中应属于其继承份额部分。


争议焦点:

小唐对案涉房产是否享有可继承份额?


法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中唐某3与李某签订的《分居协议书》是婚内财产分割协议,而非离婚财产分割协议。理由如下:

首先,从《分居协议书》内容来看,唐某3与李某虽认为彼此感情已经破裂,但明确约定为不给儿子心灵带来伤害,采取"离异不离家"的方式解决感情破裂问题,双方是在婚姻关系存续的基础上选择以分居作为一种解决方式并对共同财产予以分割,并非以离婚为目的而达成财产分割协议。其次,从文义解释出发,二人所签《分居协议书》中只字未提"离婚",显然不是为了离婚而对共同财产进行分割,相反,双方在协议书中明确提出"分居"、"离异不离家",是以该协议书来规避离婚这一法律事实的出现。再次,《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一款对夫妻约定财产制作出明确规定:"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约定应采用书面形式。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适用本法第十七条、第桑乐金蒸功夫十八条的规定。"本案所涉及的《分居协议书》中,唐某3与李某一致表示"对财产作如下切割",该约定系唐某3与李某不以离婚为目的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财产作出的分割,应认定为婚内财产分割协议,是双方通过订立契约对采取何种夫妻财产制所作的约定。大a请现身

第二,本案应当优先适用《物权法》还是《婚姻法》的相关法律规定。本院认为,就本案而言,应以优先适用《婚姻法》的相关规定高玉君处理为宜。理由如下:

物权领域,法律主体因物而产生联系,《物权法》作为调整平等主体之间因物之归属和利用而产生的财产关系的基础性法律,重点关注主体对物的关系,其立法旨在保护交易安全以促进资源的有效利用。而《婚姻法》作为身份法,旨在调整规制夫妻之间的人身关系和财产关系,其中财产关系则依附于人身关系而产生,仅限于异性之间或家庭成员之间因身份而产生的权利义务关系,不体现直接的经济目的,而是凸显亲美女姐姐爱上我属共同生活和家庭职能的要求。故《婚姻法》关于夫妻子女等特别人伦或财产关系的规定不是出于功利目的创设和存在,而是带有"公法"意味和社会保障、制度福利的色彩,将保护"弱者"和"利他"价值取向直接纳入权利义务关系双胞胎攻的考量。

因此,婚姻家庭的团体性特点决定了《婚姻法》不可能完全以个人为本位,必须考虑夫妻共同体、家庭共同体的利益,与《物权法》突出个人本位主义有所不同。在调整夫妻财产关系领域,《物权法》应当保持谦抑和快乐在一起舞蹈视频性,对《婚姻法》的适用空间和规制功能予以尊重,尤其是夫妻之间关于具体财产制度的约定不宜由《物权法》过度调整,应当由《婚姻法》去规范评价。本案中,唐某3与李某所签协议关于某某中心房屋的分割,属于夫妻内部对财锦门医娇产的约定,不涉及家庭外部关系,应当优先和主要适用《婚姻法》的相关规定,《物权法》等调整一般主体之间财产关系的相关法律规定应作为补充。

第三,《物权法》上的不动产登记公示原则在夫妻财产领域中是否具有强制适用的效力。本院认为,唐某3与李某所签《分居协议书》已经确定某某中心房屋归李某一人所有,虽仍登记在唐某3名下,并不影响双方对上述房屋内部处分的效力。顶峰音像理由如下:

《物权法》以登记作为不动产物权变动的法定公示要件,赋予登记以公信力,旨在明晰物权归属,保护交易安全和交易秩序,提高交易效率。但实践中,由于法律的例外规定、错误登记的存在、法律行为的效力变动、当事人的真实意思保留以及对交易习惯的遵从等原因,存在大量欠缺登记外观形式,但依法、依情、依理应当给予法律保护的事实物权。《物权法》第二我独自生活,首席的独宠新娘,中国图书网十八条至第三十条对于非基于法律行为所引起的物权变动亦进行了例示性规定,列举了无需公示即可直接发生物权变动的情形。当然,这种例示性规定并未穷尽非因法律行为而发生物夜半鬼敲门2电影权变动的所有情形,《婚姻法》及其司法解释规定的相关情形亦应包括在内。

在夫妻财产领域,存在大量有仙缘佛缘道缘人必看夫妻婚后由一方签订买房合同,并将房屋产权登记在该方名下的情形,但实际上只要夫妻之间没有另行约定,双方对婚后所得的财产即享有共同所有权,这是基于《婚姻法》规定的法定财产制而非当事人之间的法律行为。因为结婚作为客观事实,已经具备了公示特征,无须另外再为公示。而夫妻之间孙倩的约定财产制,是夫妻双方通过书面形式,在平等、自愿、意思表示真实的前提下对婚后共有财产归属作出的明确约定。此种约定充分体现了夫妻真实意愿,系意思自霍雨浩h治的结果,应当受到法律尊重和保护,故就法理而言,亦应纳入非依法律行为即可发生物权变动效力的范畴。因此,当夫妻婚后共同取得的不动产物权归属发生争议时,应当根据不动产物权变动的原因行为是否有效、有无涉及第三人利益等因素进行综合判断,不宜以产权登记作为确认不动产权属的唯一依据,只要有充分证娘化金闪闪据足以确定该不动产的权属状况,且不涉及第三人利益,就应当尊重夫妻之间的真实意思表示,按照双方达成的婚内财产分割协议履行,优先保护事实物权人。需要指出的是,此处的第三人主要是相对于婚姻家庭关系外部而言,如夫妻财pier999产涉及向家庭以外的第三人处分物权,就应杨小棺当适用《物权法》等调整一般主体之间财产关系的相关法律规定。而对于夫妻家庭关系内的财产问题,应当优先适用《婚姻法》的相关规定。

本案中,《分居协议书》约定"某某中心房屋归李某拥有,李某可以任何方式处置这些房产,唐某3不得阻挠和反对,并有义务协办相关事务。"该协议书系唐某3与李某基于夫妻关系作出的内部约定,是二人在平等自愿的前提下协商一致对家庭财产在彼此之间进行分配的结果,不涉及婚姻家庭以外的第三人利益,具有民事合同性质,对双方均具有约束力。某某中心房屋并未进入市场交易流转,其所有权归属的确定亦不涉及交易秩序与流转安全。故唐某2虽在本案中对该约定的效力提出异议,但其作为唐某3的子女并非《物权法》意义上的第三人。

因此,虽然某某中心房屋登记在唐某3名下,双方因房屋贷款之故没有办理产权过户登记手续,死界游戏城但《物权法》的不动产登记原则不应影响婚内财产分割协议关于房屋权属约定的效力。且结合唐某3与李某已依据《分家协议书》各自占有、使用、管理相应房产之情形,应当将某某中心房屋认定为李某的个人财产,而非唐某3之遗产予以法定继承。原审法院根据物权登记主义原则确认某某中心房屋为唐某3与李某夫妻共同财产实属不妥,本院予以调整。


案例索引:

(2014)三中民终字第09467号


相关法条:

《婚姻法》

第十九条 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适用本法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的规定。

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的约定,对双方具有约束力。

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


实务分析:

本案例为公报案例,笔者赞同判决结果:即继承人无权继承被继承人在婚内已经处分给配偶一方的财产,无论该财产变更登记是否完成。但比这对本判决中的说理部分不敢苟同,其间较为混乱。1、笔者认为其混淆婚内财产分割协议与夫妻财产制契约;两者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前者是对婚内已经存在的共有财产的归属进行的事后约定,后者是在婚姻关系中年鹏直播间对约定后形成(或取得)的财产归属进行的事前约定(主流观点认为夫妻针对将来一定取得的某一具体财产进行约定仍属于婚内财产分割协议);但理论界主流观点认为上述两者对相关效果并无实质性区别。2、、笔者对其将夫妻财产制契约引发的物权变动认定为非基于法律行为的物权变动不敢苟同。

笔者之所以赞同本判决结果,是因为笔者认为:本案继承人行使继承权利的前提是其继承主张所指向的财产属于被继承人财产。普通继承人(相对于遗赠抚养协议中的继承人而言)的权利来源并无对价,其权利位阶应当低于被继承人的金钱债权人,更应低于该遗产交易相对人,该交易相对人包括遗产的善意买受人、善意抵押权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