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罗小针(国英观察专栏作者)

万达的商业帝国,悬了!

继2017年遭遇银行断贷、股债双杀之后,万达就接连变卖资产——卖掉了酒店,卖掉了万达文化管理;卖掉了“有万达在,上海迪士尼20年难盈利”的文旅项目;就连曾被寄予厚望的万达百货也难逃“弃子”的命运。

王健林与马云的“亿元豪赌”即将到兑现时刻,万达商管也仍在IPO排队,回归A股,遥遥无期。

在冷风萧瑟之际,2月27日万达电影重组成功的消息,显然如冬日里阳光般,温暖了整个万达帝国。

01

但实际上,万达电影的重组方案最早可以追溯到3年前,彼时,万达电影拟以372亿元收购万达影视100%股权,后万达电影四易重组方案,一降再降,最终交易价格由372亿元下调到105.久昌快贷24亿元才获批准。

交易内容一再调整,估值频频下调,种种迹象皆表明——市场对其信心不足。

这种担忧自然不是空穴来风,只因万达电影自身业皇上求休战绩实在不够理想。

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万达电影实现营业总收入141.0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6.59%,但营收增速远远低于2017的18.02%和2016年的40.10%,更与2015年49.85%的最高点相去甚远。与此同时,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有12.93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4.72%,据悉,这是万达电影净利润增速首次出现负值,无疑也给本次重组成功蒙上了一层阴影。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颓败的战绩,永远无法掩盖万达誓作行业龙头的野心及其为之付出的努力——从斥巨资并购美国第二大院线公司AMC,到历经三年、屡屡下调估值、频频更改内容也要将万达影视融入万达电影,都只为一件事—龙珠h—打通上下游,做“东方迪士尼”。

只可惜,梦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重组后的万达电影,其实并无竞争优势。

02

从万达最具优势的院线方面来看,自成功并购AMC以来,万达便一直是全国最大的电影院线运营商,截止 2018 年底,万达电影拥有已开业直营影院 595 家和5279 块银幕,属行业龙头。

但须知2018年我国影院总数为10463家,银熊冠亮幕总数也突破1万大关,达到61071张,因此,即便万达电影线下优势明显,影院占比和银幕占比也尚不足10%,仅有5.68%和8.64%,绝非高枕无忧。

数据显示,2018年单影院年均票房540.4万,同比下降20.3万,近三年年均下降17.5万。单银幕年均产出92.6万,同比下降6.5万,近三年年均下降6.1万,可见,供大于求的行业危机正吞噬着每一个电影院线运营商。

而万达天才j郭佑电影的业绩并没有随着影院和银幕的增加而有所增长——2015年时万达电影的票房占比为 15.5%,而2018年在大力加强投资力度的情况下,万达电公主调教影的市场占有率却只提升了0.17%。未来,如果万达无法找出其他方法提高竞争力,仅仅依靠增加院线和银幕数量的话,不排除会有场均人次下滑的可能性。

04

财大气粗的万达一直致力于扩张、请名导、邀大咖,却似乎忘记了吸引观众的到底是什么,又或者可以说,万达的眼光始终差了那么一点——不是内容缺乏吸引力,就是角儿扶不起。

2016年,万达影视曾试图以欧美nipples大片为榜样,走出国门,但最终豪掷1.5亿美元制作费和上千万美元营销费用全力打造的《长城》,在全球仅获得3.32亿美元票房,巨亏7500万美元。更令万达哭笑不得的是,关于女主角景甜与投资人路征的关系邱继岩,以及“扶不起的阿斗,捧不红的景甜”的八卦倒是久久不能平息。

今年春节,万达影视又因撤资《流浪地球》,转投《情圣2》损失40余亿票房而沦为笑柄,而王思聪罔顾“万达少东家”的身份,行使“娱乐圈纪检委”权利,怒怼“吴秀波出轨”一事,进一洗冤重生步将自家电影推入火坑。至此,《情圣2》播出无望,万达错失春节档。

更令人担忧的是,从光线传媒、华谊兄弟这样的传统巨头,到开心麻花、真乐道这样的行业新贵,都从未放弃过取而代之是信念,因而也势必会给整个行业带来不小的震动。

靠自有IP《夏洛特烦恼》、《西虹市首富》名声大噪,票房屡破十全系斗神亿的开心麻花;自2017年开始,因为精准投资《战狼2》、《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而一跃成为行业新贵的北京文化;背靠黑马影帝徐峥,凭借《港囧》、《泰囧》一炮而红,更因今年投资了《超时空同居》而赚的盆满钵满的真乐道;老对手光线传媒去年投资的《超时空同居》、《悲伤逆流成河》、《动物世界》票房均超出预期,《一出好戏》更是高达13.55亿,今年贺岁档《疯狂的外星人》也反响良好,未来可期。

反观万达,实在逊色许多——2018年中国电影市场TOP10的影片中,仅有一部

万达影视出品的《唐人街探案2性虐》入围,不管万达是否愿意承认,其行业第一的位置都早陈世文讲古全集已没有当年那般稳固。

03

其实,对于万洋洋很快乐达电影而言,无论是院线方面优势的减少,还是自有IP的弱小,都尚且不是最薄弱的环节——万达电影最致命的缺陷在于线上业务能力的匮乏!

昨天,我登录万达电影官网,惊奇的发现在其首页的位置上赫然写着这样一行大字:万达电影APP下载量突破1000万。

1000万的下载量是什么概念?

还不及腾讯视频和爱奇艺的零头!要知道,腾讯视丫鬟阿福频和爱奇艺的付费会员都已分别突破8200万和8070万,而万达电影却还在为1000万的APP下载量,欣喜的昭告天下。

或许,互联网公司对传统电影巨头的蔑视才刚刚开始。

在市场份额方欧美小女孩面,自动铆钉机视频任凭不思议迷宫贵族烛台万达电影资金多么雄厚,也河崖之蛇无法垄断市场,且要因银幕数量、独家播映权的有限怎么开红酒,燕雀安知鸿鹄之志,premiere,和水涨船高的观影费用,而不得不将多数流量拱手相让。

在成本费用方面,目前,万达电影只能通过斥巨资,不停的增加院线和银幕来维持票房;而爱奇艺这样的互联网公司,只需要提供类似于“会员提前观看”这样的服务,会员费便滚滚而来。

在积累用户方面,还是受院线和银幕数量的限制,即便遇到火爆的电影,万达电影也无法在同一时间提供太多的场次,而互联网企业却不存在这样的问题,且可以同时提供海量选择,足够用户体验,甚至还总有一款能够拴住用户的时间和金钱。

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借助互联网的优势,爱奇艺的股价(27.15美元/股)和市值(192.14亿美元)均远远高于万达电影,更可悲的是,即使与自身巅峰时期1400亿元的市值相比,也少了近千亿。

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也不会说。

这句老生常谈的警示,同样适用于沉浸在“人性图重组成功”喜悦里面的万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