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在吃麦当劳

截至到2018年12月31日,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Inc.)已公布其持有的公共股权。大多数玩美股的投资者应该在2019年初将这些公开持股视为最佳参考。毕竟,沃伦•巴菲特和他的投资组合经理倾向于代表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东购买这些股票,并将持有多年。

巴菲特仍然每天参与着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运营。他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也是现代最伟大的投资家和金融家之一。这得益于他对长期选股的擅长。有人调侃巴菲特像“莫比·迪克”。

如果把近10来年,美国顶级投资经理、对冲基金经理和独立投资者的投资成绩列一个榜单,巴菲特和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依然名列榜首。如果你将伯克希尔哈撒韦、巴菲特和他的团队聚合在一起时,你最终会发现世界上最大的上市公司之一,它是一个由工业和服务运营、共同基金、私募股权(或对冲基金)和保险公司组成的联合体,所有这些公司都装在一个巨大的实体。

2018年第四季度,尤其是12月,对美股投资者来说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时期。因为众多上市公司在此期间市值大幅缩水。巴菲特应该不会像被财经媒体吓到的公众那样害怕,但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总资产在2018年第四季度也缩水了不少。2018年9月30日提交的实际13F文件显示,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持股规模约为2210亿美元,而2018年12月31日提交的“新”13F文件显示,其全部股权价值总计为1830亿美元。这里面有70%左右的财富集中在五家公司。

与12月底股市下跌同样值得注意的是,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从2019年1月初的低点已经上涨了2500多点。围绕这一点,许多媒体的头条新闻聚焦在巴菲特挑选的数十亿美元股票(尤其是第三季度增加的银行股)。自2018年底以来的市场收益,意味着大部分损失已经恢复,特别是如果巴菲特在年底之前进行了补仓。

下面@美国日志 将介绍巴菲特持有的最大的股票仓位,并对伯克希尔哈撒韦持有的其他数十种股票中的一些股份变动进行分享。这些股票代表了到2019年2月15日为止,以及未来一段时间内,巴菲特持有的最佳股票:

1.美国运通公司

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代码:AXP,多年来持有1.516亿股股票。

2.苹果公司

纳斯达克股票代码:AAPL,在13F文件中被列为2.4959亿股,较9月份的252.47百万股略有下降。

3.美国银行

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代码:BAC,截至12月底的股票数量为8.9617亿股,增加了约1900万股。

4.可口可乐公司

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代码:KO,还是4亿股,这是多年来巴菲特持股没有改变的一个股票。

5.富国银行

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代码:WFC,减持以后的股票数量为4.2677亿股,低于2018年9月的44.2360亿股和2019年6月份的4.52亿股,更早以前曾持有4.565亿股。

6.卡夫亨氏公司

纳斯达克股票代码:KHC,也是持续的大规模控股,超出了最大的公共股本持股的正常账面记录。截至2018年12月底,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拥有卡夫亨氏3.2563亿股股票。

巴菲特喝可口可乐

值得注意的是,巴菲特在最近几个季度宣布,伯克希尔哈撒韦减持了一些富国银行的股份,将使该集团的持股比例低于10%的重点监察门槛,以减轻监管备案责任,以及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要求的类似责任。巴菲特投资组合的变化总是渐进式的。

伯克希尔哈撒韦控股公司可能还有其他细微的变化,但截至2018年12月31日,头寸的主要变化,如下所示:

1.美国航空集团公司

纳斯达克股票代码:AAL,现持有4370万股股票,相比2018年初持有4470万股有所下降。

2.纽约梅隆银行

纽约证券交易所代码:BK,截至2018年12月底,增持至8094万股,高于同年9月底的7785万股和6月份的6480万股。

3.DaVita Inc.

纽约证券交易所代码:DVA,持有3865.6万股股份,与2018年9月份持平。

4.达美航空公司

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代码:DAL,持有6554万股,与2018年9月份持平。但与2018年6月份的6367万股相比有所增加,也高于2018年3月份的持股数。

5.通用汽车公司

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代码:GM,2018年12月份持有7.2270亿股,高于同年9月份的5246万股和6月份的5139万股。

6.高盛集团

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代码:GS,持有1835万股,与2018年9月底持平,但略高于2018年初的水平。

7.摩根大通公司

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代码:JPM,在2018年9月份被列为新股,但截至2018年12月底,持有5012万股,同年9月份为3566万股。

8.甲骨文公司

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代码:ORCL,截至2018年9月底持有4140万股的新股份,但12月份的13F文件没有甲骨文。

9.Phillips 66

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代码:PSX,截至2018年底,Phillips 66 减持至1190万股,低于9月份的1543万股,远低于巴菲特决定退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10%控股门槛时的3470万股股票。

10.PNC金融服务集团公司

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代码:PNC,从2018年12月增持至826万股,同年9月为609万股。

11.RedHat Inc.

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代码:RHT,在2018年底被列为418万股新股,但这可能是IBM合并价差的套利。巴菲特和他的团队过去曾做过类似的并购交易。

12.西南航空公司

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代码:LUV,截至2018年底为5485万股,低于同年9月份的5605万股和6月底的5654万股。

13.StoneCo Ltd.

纳斯达克股票代码:STNE,截至2018年底,持有约1,417万股新股。

14.森科能源公司

纽约证券交易所代码:SU,持有1076万股的新股。

15.Travelers Companies Inc.

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代码:TRV,2018年12月底增持至596万股,在同年9月底为354万股新股。

16.美国联合大陆控股公司

纽约证券交易所代码:UAL,持有2194万股,低于2018年9月份的2598万股,6月份的2668.4万股和3月份的2770万股。

17.US Bancorp

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代码:USB,截至2018年12月底持有1.2931亿股,高于同年9月的1.2492亿股和6月底的1.0069亿股。

@美国日志 希望这篇文章,对于投资美国股市的朋友,有参考价值。

巴菲特此前买了一辆凯迪拉克XTS

本文来自@美国日志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以言必有物的精神,说原汁原味的美国。

有收获,请关注@美国日志 头条号,您也可以关注@美国日志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