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天空》网刊首发原创优秀著作,是文学双月刊《琴台文艺》及其他杂志的选稿基地,主发芳华、情怀、乡土、都市、亲情、留守体裁的小说、散文和诗篇类著作。

原创声明:作者授权原创首发文学天空,侵权必究。


小说六合:

那天,无意地一瞥,她多皱的脸上,一下露出了可贵的惊喜!

那是个二月的早晨,明媚的阳光,从广大的落地窗外照射进来,照射在一面顶天立地的书柜上,照射在那张广大的紫赤色的写字台上。拿着药和水走进书房,她看见他正拿着一只孩子们涂鸦的那种赤色的油画棒,伏在写字台上专心肠写着着什么。她不经意地瞥了一眼,扑进她眼里的居然是“牵手”二字。那是两个赤色的蠢笨的大字,写在一张皎白的A4纸上。纸的四周散落着很多张大大小小的相片,清一色他和她年轻时的是非照。

你……你还记得那一天?!她惊喜得没说下去,无言地望着他。泪,竟情不自禁地从她从前美丽得让他心醉的眼里奔涌了出来。

五年前,当他患上那个可怕的晚年病后,慢慢地,一个从前夸夸其谈、纵横捭阖,著作等身的大学中文教授,居然变得失忆失语失能……言谈举止妨碍重重,日子不能自理,尤如一个浑沌未开的小孩。

女儿不在身边。几年前,作为独生子的女儿远渡重洋,一直在大西洋对岸的美国作中美文化交流的客座教授。外孙女在京城一所高校读书。本来安静有序的日子被这病给扰乱了,日子变得越来越困难!有苦自承当!从前在沧茫大山深处当过知青,走过困难而漫长年月的从不服输的她,一咬牙,她再度当起了母亲。像当年育婴年幼无知的女儿,她精心肠体贴入微地照顾起了他。那年,她已跳过花甲数年!

医院——家庭,家庭——医院;来来去去,去去来来;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

地上,窗台上,写字台上……一地鸡毛似地散落着很多的他和她相依相拥的是非照。一叠叠、一堆堆、一张张,乱七八糟——那时的她多么年轻漂亮,那时的他多么俊朗洒脱……

是这些历经年月的发黄变色的相片,是这些记录着他们纯真而浪漫爱情的画面,激烈而深刻地冲击着了他的心灵,唤醒了他大脑深处熟睡的回忆,催生他,举起他那缓慢的手,歪歪斜斜地写出了这两个赤色的大字——牵手!

——医师说:患这种病的人,能深刻地记住往事而记不住眼前的事……

——医师说:患这种病的人,有时也会有奇观发作,当一种代表长远含义的东西激烈影响他的时分……

——医师说,这种病现在是国际医学的难题,现阶段是无药可治好的,专一的方法只能经过各种医学手法,放缓它的开展……

……

不管怎样,她心里都挺快乐。这两个字,让她看见了她对他支付的报答,让她看见了她期望的他的病的放缓。她笑了。笑得那样美观,像年轻时那样。在泪水的陪同下。写字台上,他固执做着自已的事,用那支赤色的油画棒,在这两个字的四周画着花相同的图画。她久久地望着他,像当年望着趴在小茶几上不苟言笑画着画儿的美丽而心爱的女儿。

室内的阳光越来越明媚,阳光中变幻着夺目的缤纷的颜色。日子就该这样——不管面临怎样的日子!她想。看看墙上的钟,该去医院作康复训练了。这是他每天必作的功课。这些功课会让他的病况怠慢再怠慢;这些功课,会让她看见她与他地久天长的期望。

她牵起他的手走出了门——像当年牵起花朵般的女儿出门上幼儿园。屋外,满眼春光。春正好,桃红柳绿,春日绚烂……

夜。

在一本厚厚的深绿色的“病况日记”上,她写下了这样一行文字:今天上午,在一张A4纸上,他用赤色油画棒写出了两个大大的字:牵手——在那一大堆的老照片里,他回忆起了那个从前的美丽而浪漫的时间——这是自他患病来,从未有过的事。

他安静地睡了。周围的她,调好灯火,她捧起了一本书来静静地读着——这是一本厚厚的英国闻名医学家格利.露玛顿的有关怎么护理晚年病患者的书。

夜,在她的捧读中渐渐地深了。

有歌声从窗外传来,远远的,美丽而悦耳——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为什么这样红

哎红得如同红得如同焚烧的火

它像征着纯真的友谊和爱情……

这是一支她心底的歌!

在那个时代,在那所大学幽静的小树林里,一个模糊的充溢诗意的月夜,他厚意款款地对她唱出了这首歌。歌声还在悠悠地传来:

花儿为什么这样鲜

为什么这样鲜

哎鲜得使人鲜得使人不忍离去

它是用了芳华的血液来灌溉

谁在厚意地唱这首歌?唱这首历经沧桑年月的经典之歌?——在这迷离的春夜……


本文由李立纲原创,欢迎重视,带你一同长常识!


作家简介:

作家李立纲近照

李立纲,重庆市人,上世纪九十时代在重庆干流媒体《重庆日报》、《重庆晚报》、《重庆晨报》等及国内其他报刊上宣布各类短文若干。近来亦有各类文章在多家网媒上宣布。


审稿:邱素敏

插图:东方IC


合作单位:

成都市微型小说学会

成都市青羊区文联、作协主办文学双月刊《琴台文艺》


重视文学天空,阅览更多精彩著作:


李立纲:葬我于高山,望我大陆|小小说

李立纲:小鸟依人的妻(外一篇)|小小说

李立纲:妈哟,这国际真小!|小小说

李立纲:电话追寻(外一篇)|小小说

李立纲:领导的人情世故|小小说

李立纲:同在地球村|小小说

李立纲:故事,从一盏灯说起|小小说

李立纲:持绿卡的雷|小小说

李立纲:最终几分钟|小小说

李立纲:雪妮太太|小小说

李立纲:夺命印章|小小说

李立纲:好运挡不住|小小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