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州郡官员都归于亲民守土的专官,自唐代今后,京邑诸郡开端称府,五代时期渐增,至宋代则将僭藩之地皆升为府,诸郡亦多改称作府,诸府皆置知府事,尔后郡守皆称知府。元明因之,置府益广,特别是明改元诸路为府,府为省以下的行政安排,下辖州县,其当地行政改制的影响直至清末。

明代通判 萧公少石碑

明洪武六年(1373)分全国府为三等,税粮二十万石以上为上府,二十万石以下为中府,十万石以下为下府,一改前朝以户口分等的设置方法。府设知府一员,正四品,掌一府之政令,比如均贡赋、节征徭、劝农、阅实户口,还要纠治豪强,隐恤贫穷,疏理狱讼等,犹如古代太守,亲民治吏集于一身。

铜常州府督粮水利通判之关防印

但也因一府的业务冗杂,需求分官担任办理,所以一府至少会设有同知一员,正五品;通判一员,正六品;推官一员,正七品,以分理一府行政业务,是为知府的副贰官,辅佐处理行政业务。其间,同知与通判并无定员,二者职掌相似,首要佐掌清军、巡捕、管粮、治农、水利、屯田、牧马等事,并无常职,但跟着地舆环境或特别事情,通判的专业行政人物越来越显着,在官方典籍的记载中,进而会着重阐明差遣通判专理的业务缘由。

明代台州通判陈公配偶墓砖

通判之委任与查核

有明一代各府均设通判,尽管他们无保荐属官与荫子的权力,并非上层官僚,但在当地仍是重要底层官员,要负适当的职责。现在关于明代通判职官的评论尚不多见,本节首要简述明代通判的身世、选官、迁转、查核等根本概略。参阅史料是使用官修的《诸司职掌》、《大明会典》、《明实录》等明代政书典籍,再辅以当地志书以及这以后《明史》等记载,并从明人文会集的撰述如序文、信件、墓志铭等作对照,试论王朝准则与实际运作的通判人物。

北宋道州通判马司银五十两

一、通判之身世

《明史‧地舆志》计算,明代全国共有159个府,而当地官多是三年一任,

一府通判又无定员,以此推估明代277年的时刻中,共呈现至少量万名的通判官员。要将这些通判的身世、阅历计算阐明,是适当浩大的工程,取样也要费适当的功夫。以明代扬州府为例,当地志的记载共有125名通判,其间贡监占29人,举人59人,进士9人,其他未记载者是28人。依份额来看,进士最少,举人身世者约占47%,而贡监与举人就占明代扬州府悉数通判的七成。(参见表1)

表1明代扬州府通判身世计算

贡监与举人身世为通判大宗,进士则占少量。进士要经过会试和殿试,明人重甲科,他们主动成为中级官员的一份子,任官占有极大优势,并具有最受尊重的资历。因此担任通判者罕见进士资历是适当合理的,而这也能反映出通判官职并不被注重。例如归有光(1506-1571)为进士身世,隆庆二年(1568)自浙江长兴知县迁顺德府通判,专管马政,自言“今马政无所为也”,他只是在承办上级官员的文移业务罢了。

黄庭坚行书《致无咎通判信札》

知县为正七品,通判为正六品,由知县迁通判,表面上是升,实际上则否,因此《明史‧归有光传》记载:“明世,进士为令无迁倅者,名为迁,实重抑之也。”

经过省级考试的举人,即可颁发下级官员的委任资历;贡生也是个具有关键性的功名,跟举人相同具有任官资历。因此,对举人、贡生的身世者来说,能担任通判可谓更上一层。

冯梦龙雕像

冯梦龙(1574-1646)撰写的《警世通言》中有一则发人深思的逸闻,提及有一大族公子哥,靠着纳粟捐赀取得监生身份,却因虚掷败家而一事无成,所幸遇见赵春儿,结为连理。终因具有监生头衔,取得赵春儿鼎力相助,这位落魄大族子遂以捐纳方法当到福建同安县县丞,继之升泉州府阅历,“都是老婆帮他当官,宦声大振。又且京中用钱谋为公私两利,升了广东潮州府通判”。宦途到达通判对监生已是难能可贵,所以赵春儿会说:“今天三任为牧民官,位至六品大夫,太学生至此足矣。”

透过小说描绘,揭穿明代监生、贡生等能升至六品已是不错的成果。举人身世的资历位置,总比不上进士身世者,加上选官是重内轻外,致使通判全体素质水平无法提高。明人何孟春(1474-1536)遂批判:“府佐及知州、知县、佐贰等官,则不皆进士为之,进士身世者十三四,监生、吏员身世者十六七,此郡县所以有不得其人者欤?”

当通判遇到进士身世的知县或知州等官,多少会引起心里的不平衡。进士身世,嘉靖年间(1522-1566)担任过泗州州判的林希元(1481-1565),就曾如此劝诫后进:“同僚有兄弟之义,知府当以兄事之。同知、通判由举人、岁贡岀身者,待之尤宜谨愼。此辈常疑吾凌他,我本无心,他却作有心看。我纔一分不处处,他就看作非常。一失其心,所以谋我者无不至矣。余去泗州,正坐此故。今子最宜愼之。”由此可见,通判在官场上这种猜疑计较的情绪,或多或少与进士身世者较可得到更高职位有关。

二、初授通判及迁转

根本上,选任通判官职与大部分文官相同,进士、监生、通经秀才、人材、孝廉、贤良方正等选官目标,即由吏部担任选任。

《明史‧推举志》说到:

由此可归结出听选的初授官成员是来自进士、举人、儒士、吏员等,他们均有任官资历。

通判在两京任职者属京官,在京城之外各府任职者则属外官,明朝吏部的铨注准则并未严厉规则初授通判是进士选或由举人、贡生选用。不过通判作为初授官的机率并不高,杨树藩计算《明史》列传中举人初度授官,通判仅占3.3%。

特别是明中期之前,比如甚少。依据《明实录》的记载,从洪武至正德年间(1368-1521)有137笔担任通判前的迁转纪录,傍边仅有2位初度授官即任通判。这些迁转纪录,有按一般程序考覈转调者,有因功劳加俸升等第但逗留原职者,也有因贪渎等事降职者,但不包含官至通判者。担任通判前一职以各部主事(正六品)为最,有47人,次为知县,有21人。担任通判后官职纪录共104笔,其间人数最多为知府,计28位;按察司佥事次之,19位;通判升同知者人数居第三,17位。通判升为知府者于正统朝人数显着增加,到达11位,至景泰天顺年间(1450-1464)人数下滑。由通判平调通判者,仅3位。

全体来看,通判的迁转好像在宣德年间渐趋安稳,较少呈现洪武年间通判升户部侍郎(正三品)、都察院左佥都御史(正四品)等特例。

因为亲民守土之责,通判与当地社会关系密切。例如宣德五年(1430),广平府通判白亨本来应当升官,可是广平府民上奏请求白亨留职,因此顺其民意,白亨留任广平府,且升从五品禄。

相似的比如在宣德年间至少五例,俸禄升至从五品、正五品皆有。或是某知县任满当升,因为县民敬爱,升为该府通判后仍掌县事者,正统年间至少四例。最为特例是在永乐年间,李子实初在蓟州遵化县任知县,因为县民乞留,历经丁艰起复升六品禄,后迁该府通判,总计于该地任官三十年。

三、通判之查核

通判的查核为三年进行一次,由所司与该员面谈后总结任上政绩(给由),呈吏部,再移至选部,依照给由决议升官或平转,九年考满。

依据《诸司职掌》,京师通判要由督查御史、都御史查核。一般的外官则须到京查核,胜任者平常遇缺借除京官,查核后可升;不胜任者须覆考,覆考经过者于从九品内升用,未经过则于未入流品官内叙用。在外有司府官者,其给由是布政司查核,并由按察司官覆考,之后将考覈覆考词语呈部。总归,不论是京师或是外地,都要送督查御史考覈。

明代 顺德通判归有光 雕像 著有《项脊轩志》

由此可看出,督查御史与包含通判在内的府官关系密切,当地各府官查核同掌于督查御史与布按二司。而府下掌州官,州掌县官,藉由这一层层的考评,实施中心对当地行政的操控。

查核是为了防止劣官违法妄为,一起也监督擅离职守、不就任的官员,即便告请病假,也有必要层层承认请求,不容躲避查核。

项脊轩志 节选

例如在正德五年(1510)七月,通判忽忠刚至荆州就任,不料罹患大病,坐卧行走皆需求别人扶持,过了数日未见好转,忽忠因此向分守、分巡道长官请假。分守道以“视事未久,奈之何去”为由不予承受,请于分巡道,则以“是没有衰”而不受理。忽忠“免冠请益力”,二分司长官才呈签到巡抚、吏部尚书,直至皇帝,终取得圣旨批允。

舜峰公 明朝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兼当地巡抚官服

值得注意的是,跟着巡抚的人物演化,通判在当地行政业务上常与巡抚触摸,公函来往除了府、省之外,也增加了巡抚官员。构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应该是巡抚准则创设时刻较晚,其先为暂时性质,并非常设机构,本无意于融入当地官系统之中,可是于当地执行任务时又需求当地各级官员的合作,因此逐渐构成这种局势。


参阅文献:

  • 《扬州府志》
  • 《上海图书收藏稀见方志丛刊》
  • 《天一阁藏明代方志选刊续编》
  • 《明清社会史论》
  • 《归震川全集》
  • 《明史》
  • 《警世通言》
  • 《明经世文编》
  • 《何文简奏疏》
  • 《林次崖先生文集》
  • 《玄览堂丛书》
  • 《我国文官准则史》
  • 《明实录》
  • 《明太祖实录》
  • 《明宣宗实录》
  • 《明英宗实录》
  • 《续修四库全书》
  • 《元明史料笔记丛刊》
  • 《诸司职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