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清代的时分,有个绘画天份极高的和尚名叫铁翁,又称祖门和尚,想必提到他,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究竟他在国内画坛的知名度远不如王时敏、王鉴、王翚、王原祁,即便是在拿手的绘画的和尚中,他的名头也是在渐江、髡残、八大、石涛四画僧之外的。

就这样一个喜爱画画,且不刺眼的和尚,却影直接响了日本一代画坛。

明治时期,在日本的皇宫里,有个专门给皇室画画,一起又捎带着教皇室成员绘画的人,叫泷和亭,他原本姓泷宫,名谦,字子直,号兰田、耕香馆、红雪香处等,是江户人。早些年儿,他恰巧遇到了前往日本旅行的祖门和尚,深思着,这不是我国来的和尚吗?既然是我国来的和尚,那必定学识渊博,咱得上前搭讪,好好讨教一番。

那时分的日本当当海盗,耍个混球儿还行,要是玩文明,他们打心眼儿里把咱我国当祖先,那一见到我国来的文明人,那真是必恭必敬的不得了,恨不得抱着脚丫子亲个嘴儿沾点仙气儿。经过侵华战役就不难看出他们对我国文明的无限崇拜,抗日战役那会儿,日本天皇、内阁、军部就有一个不明说的,我们都自觉遵守的规则,那就是一切侵华的小鬼子,看到我国的古方、古棋谱、典籍、册页、名画等,那必定得妥妥的保管好,回去上交,那个要是敢没文明,把宝物玩意儿毁了,那必定得死啦死啦滴。了解早稻田和京都大学的都知道,那些个名校里偷来、抢来的我国典籍海了去了,当然还有许多复刻、仿照的。

回来我们接着聊这个泷和亭,他遇到祖门和尚后,屁颠屁颠的往上蹭,着实想跟着我国来的和尚学点啥,这祖门和尚也深思,我在国内啥时分见过他人对我如此的高山仰止啊,你小子不是想拜我为师吗?那好,师傅我特喜爱画画,我就教你我国写意画吧,成果呢,泷和亭这一下就跟着祖门和尚学了很多年,什么我国画的六法、六要、六长、三病、十二忌等,全都了然于心,也是这小子天资高、命好,学成后直接被天皇家招了去,成了影响日本一个年代的开山祖师级人物,开山立派天然不用说,祖庭里供着的当然是祖门和尚,打那儿之后,祖门和尚也就成了日本供奉着的画神。

泷和亭这小子倒也挺争光,给天皇家画画那些年收了不少学徒、卖了不少画,赚了不少钱,从一文不名到混得有头有脸,这一辈子也算精彩,眼瞅着年纪越来越大了,忽然有一天腿肚子抽筋,直奔芸草堂,那是日本当年最大、最好的古籍刻版印刷组织,就和现在的二玄社在日本的位置相同。他对芸草堂当家的说,给老子印本画册,就叫《丹青一斑》,老子也要名垂千秋,嘎嘎嘎!

这本《丹青一斑》,在日本的很多画家眼里,那就是日本本国的《芥子园》,骄傲的不得了。

有喜爱这本丹青一般的,能够自己在文末“了解更多”中下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