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太宗

【原文】

宋太宗即位初年,京师某街富民某,有丐者登门乞钱,意未满,遂詈骂不休。世人环观,靡不忿之。忽人丛中一军尉跃出,刺丐死,掷刀而去。势猛行速,莫敢问者。街卒具其事闻于有司,以刀为征,有司坐富民杀人罪。既谳狱,太宗问:“其服乎?”曰:“服矣。”索刀阅之,遂纳于室,示有司曰:“此吾刀也,向者实吾杀之,怎样办枉人?始知鞭挞之下,何罪不承,罗钳结网,不用浊世。”乃罚失入者而释富民。谕自今讯狱,宜加慎,毋滥!

【译文】

宋太宗(赵匡义,太祖弟)即位的第一年,有个乞丐在京城一位有钱人家门口乞讨,嫌乞得钱少,心生不满,嘴中骂个不断,引起路人围观。世人对乞丐的口出恶言都十分恶感。忽然从围观的人群中冲出一位军官,一言不发就把乞丐给杀了,然后丢下凶刀仓促离去。工作发生得忽然,加上那位军官举动快速,围观的人群中竟没有人敢上前阻挠探问终究。

衙令将此事呈报判官,判官以刀为依据,判有钱人犯了杀人罪。罪过确认行将执刑,太宗传闻此事,便问判官:“那有钱人对此判定可服?”

答:“服了。

太宗将凶刀带回宫中,并召来判官说:“这是我的刀,乞丐是我所杀,为何要委屈好人呢?现在我才理解,酷刑逼供下,没有不供认的罪过。酷刑不只是浊世才有。”

所以将有钱人无罪开释,而将判官治罪。太宗而且命令:从今今后,审犯断案要愈加慎重,不行草率。明太祖

【原文】

滁陽王二子忌太祖威名日著,陰置毒酒中,欲害之。其谋预泄,及二子来邀,上即与偕往,了无难色。二子喜其堕计,至半途,上遽跃起立刻,仰天若有所见,少顷,勒马即转,因骂二子曰:“如此歹人。”二人问故,上曰:“适上天相告,尔设毒毒我,我不往矣。”二子大骇,下马拱立,连称“岂敢!”自是息暗杀之意。

【译文】

滁陽王的两个儿子,忌惮太祖朱元璋威望日隆,想私自在酒里下毒暗杀太祖,谁知事机不密,太祖已有耳闻。一天,二人前来邀太祖喝酒,太祖欣然前往,二人正为太祖的上钩暗自快乐,走到半路,太祖忽然从在立刻跳起,昂首看天,那神态如同看见或听见什么似的,一瞬间,太祖忽然调转马头,并对着二人骂道:“你们两个本来这么恶毒!”二人匆促问原因,太祖说:“方才天神告诉我,你们想下毒暗杀我,我不去喝酒了!”

二人大吃一惊,匆促下马,恭顺的站在太祖面前,连连说道:“小臣不敢!”从此不再有毒害太祖的想法。

吴官童

【原文】

英庙在虏中,也先以车载其妹,请配焉。上以问吴官童,[官童,驿使也,正统十三年使虏被拘,至是自请从上。]对曰:“焉有皇帝而为胡 婿者?后史何故载?然却之则拂其情。”乃给之曰:“尔妹朕固纳之,但不妥为野合,使朕还我国以礼聘之。”也先乃止,又选胡 女数人荐寝,复却之曰:“留候改日为尔妹从嫁,当并认为嫔御。”也先益加镜焉。

[述评]

皇帝不妥为胡 婿,我国又可给胡 人乎?如横竖而胡 人效女,虽纳之可也。厥后英庙复辟,虏使至,官童叩以不来效女之故,使者曰:“已送至边,为石亨杀媵而纳女。”上命隐其事,而亨祸实基于此。

【译文】

明朝土木之变后,英宗被俘,陷于也先营中。一天,也先(蒙古瓦剌族领袖)带着他的妹妹来到英宗所囚的宫中,想许配给英宗。英宗十分烦恼,所以问吴官童有何对策?

吴官童说:“哪有大明皇帝作胡 人女婿的,今后史书上会怎样写呢?但若回绝,又恐怕违逆了也先。”英宗无法,只好骗也先说:“朕必定会迎娶令妹,但朕不想草率完婚,待朕回来京城,必定按大明古礼迎娶。”也先虽信任英宗的话,不再强逼,又选择多名美人 拭探英宗。英宗推托道:“请你要她们回去,待日后做为令妹的陪嫁女,朕封爵她们为妃子。”

从此,也先对英宗就愈加敬重了。

[述评译文]

堂堂大明皇帝当然不应作胡 人女婿,但就可以做出诈骗胡 人的事吗?假如两方和洽,那么也先送妹,英宗娶她也是天经地义的。日后,英宗与也先缔结盟约,瓦剌向明称臣,英宗也安全回到京城。

一日,胡 使朝贡,吴官童责问为何不送也先妹妹进京,胡 使说:“抵达边境时,边境守将石亨(渭南人,官累至镇朔大将军)杀了陪嫁的女子,而强占了我的姑娘。”英宗虽命令不要张扬,但石亨日后被诛,其实这事已种下祸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