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美丽新宁乡 郭宇春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湖南宁乡市西南一角的露台山,山不高,水亦不深,却是一方灵山秀水。

1

露台山方圆百里,从七里山、沙田、芙蓉、友谊到露台山,都说是上露台山,由于从这些当地到露台山,都要爬10华里左右的山路。但从龙田到露台山,虽是山道,却不高低,步行也能轻松抵达。到了露台山,虽满目青山,却阡陌纵横,田畴崎岖,是一个山环水绕的山间小盆地。一条石板路横贯东西,将盆地一分为二,一条小溪纵穿南北,与石板路相交于盆地中心。一座石拱桥是这个交叉点上的坐标性建筑。


石拱桥历经千年,诉说着这儿的风土人情。这儿虽多山,旧时却是安化,新化、涟源通往长沙的要道,更是这些当地购买宁乡草冲猪的必经之地。石拱桥往东有一茶亭,经年累月为过往行人供给食宿茶水。茶亭从前住过一个采药白叟,他不只为行人免费供给茶水,还责任为本地民众和过路行人采药治病。南北南北极两位仙翁欲点化采药白叟成仙,按下五彩祥云降落在石拱桥上。仙翁摘星为棋子,桥面点石为棋盘,就一壶琼浆玉液,拂袖对弈。好久,微熏的两位仙翁手握棋子,相对歇卧于桥面,仰视夏天星空,南极仙翁玩笑说“我头枕你的天,足踏我的地!”北极仙翁笑道:“我也枕你的天,蹬我的地!”雄鸡三遍,东方已露鱼肚白,两位仙翁一觉醒来,大叫一声:“欠好,天已亮了!”不经意间把手中棋子抛向了东方,化作露台山上的观音山、寄子山、香炉山。此刻,已在青坑山挖药的采药白叟感到天崩地裂,霞光四射,紫气东来,一惊摔下山来。旋即,露台山上空的祥云上,两位仙翁和采药白叟一同,招手远去。

自此,露台山东面就有了观音山、寄子山、香炉山三座仙山,也有了“观音抱寄子山、香炉焚檀木”一说。观音山终年云腾雾绕,犹如观世音菩萨突如其来。香炉山紫气升腾,好像佛殿、道院的香炉,经年不断。寄子山在观世音山前,恰似观世音菩萨的善财童子。寄子山在青坑山之上,而青坑山是采药白叟得道成仙之处,所以,上天给了露台山一味名药——乌药。乌药具有较为广泛的药理活性,有抗菌、抗病毒、镇痛、消炎效果,最新的研讨还证明乌药能够按捺白血病细胞,具有抗肿瘤抗癌才能。墨鱼和乌药一同炖煮,抗肿瘤,补身体。乌药以露台山的最好,谓之台乌。寄子山的乌药又是台乌中的上品,药性最佳,乌药的横断面都有菊花形状的斑纹,其它山的乌药却没有这种斑纹。

夏天夜晚,月明星稀,露台山有两处当地凉风习习,蚊虫不扰。一处是采药白叟得道成仙的当地,这儿不只和风拂面,还能闻到动人肺腑的淡淡药香。而另一处自然是仙人从前对弈过的石拱桥了,桥上棋盘虽已含糊,但放置酒杯的当地仍清晰可见。此桥,后世谓之仙人桥。旧时,那些担猪娃子的客人,总要在这两个当地歇歇肩,他们说,在这儿歇憩神清气爽,肩上担子好像要轻很多!

从仙人桥往西三里,有两个相连的小山沟叫做两子坳。这两子坳与草冲的玄龄坳这段路之间,相传梅四保曾藏有18窖金银。《宁乡县志》记载:梅四保,生卒年不详。青山桥墓山塘农人。精功夫,有胆略。明嘉靖十四(1535)聚众沩山,抵挡官府,响应者达数千人。攻湘乡、衡阳,屡次打败巡抚翟瓒“围歼”,今后寡不敌众败走,率部退回上宁乡。从偕乐桥的罗仙山开端扎寨,经大田方到山角寨,红霞大山、芙蓉山,瓦子寨,这一片都成了他的根据地,露台山成为联络这些当地的通道。后来,梅四保兵败下落不明,留下“大坳对小坳,金银18窖,窖窖18块,块块18斤”之说。


2

仙人桥下,清流如镜,仙人桥上,欢声笑语。1917年暑期,一个叫润之的年轻人,站在仙人桥上,指溪水下流的南岳庙说:“这露台山呀,我看叫天堂山更恰当,那不是南天门吗?”接着又指着庙侧两旁四棵直刺彼苍的合围大树说“那不是护卫南天门的天将吗?左面孙(松树)谭(檀树)两将,右边是风(枫树)栗(栗树)两将军?”他回身环指四面苍翠群山:“那不是拱卫天堂的天兵天将吗?”站立桥上的何、谢等一齐拍手叫好,齐呼:“咱们都成神仙啦!”他们一行是应在云山书院读书,家境富裕的郭宝华的约请,来到露台山的。郭宝华当年16岁,何、谢是他的恩师。旧时,露台山一带,四时八节,有请客教师的风俗。是时正值暑假,郭宝华爸爸妈妈叫他去沙田请他的恩师,恰巧碰上巨人与萧子升游学在何家,所以,露台山开天劈地,迎来了一位改动我国,改动国际的巨人。


郭宝华字宗灵,云山书院结业后,先后就读于湖南甲等工业学校和民德大学。1921年6月29日,与恩师谢一道,送巨人与何去上海参与党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并借给巨人2000元银票作为旅途之需(谢日记曾记叙此事)。民德大学结业后,他回到母校云山书院任教,不久担任该校校长。

1925年2月,巨人回到韶山,一边养病一边展开农人运动。这年暑假,他来到云山书院找到了郭宝华,并与其一道再次来到露台山,来到观音山下郭宝华的家——檀木坑。这儿高墙深院,画栋雕梁,古香古色,高雅幽静。巨人比郭宝华年长8岁,在这儿,他好像兄长与其促膝长谈;又如情投意合的同志,一同根究救国救民的路途。

七月如火,而寄子山下的檀山坡却阵阵爽爽清风。露台山农人协会的主干正在开会,他们要迎候一位上级的到来,可是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们迎来的是一位新我国的缔造者,一位传说中的真龙天子。当这位上级在郭宝华的伴随下来到会场后,抱拳毛遂自荐说:“我叫润之,幸会!幸会!”他望着我们笑着说:“在座的大多是我的同龄人,为的是一个一起意图,那就是紧记总理遗言,完成耕者有其田。”热心的主人端来源自寄子山泉水露台山茶叶沏的茶,他抿一口连声赞誉:“好水!好茶!好当地!”接着他听了农人协会会长的报告,当报告到吃“排门饭”,财主杀猪宰羊,旧日的长工田户大碗喝酒,大口吃肉,还斗胆地在他们的牙床上躺一躺时,他站动身来挥手说:“一个手指的力不行,五个手指并拢握成拳就有力气了。我们团结起来,财主们就谦让厚道了。”后来,巨人在1927年写的《湖南农人运动考察报告》一文中提到的一些案例,就来自于这次农会主干座谈会。

巨人第2次来露台山与郭宝华长谈后不久,郭宝华就隐秘参加我国共产党,后来解甲归田参与了国民革命军。1934年,第五次反“围歼”失利,赤军被逼长征。在过湘江时,赤军遭受沉重丢失。当时,郭宝华任国民党下级军官,他把自己把握的一些情报,及时报告给赤军,并赠送给赤军部分枪支弹药,减小了赤军在这次战役中的丢失。1938年,郭宝华在抗日前哨淅江衢县,献身于日机轰炸中,时年36岁。旋即,郭宝华魂归故乡,葬于观音山脚,持续守望着这方故乡。

3

斗转星移,白云苍狗。露台山好像沾了巨人的灵气,山更俊美,水更清莹,人更精力,事更顺心。

站在仙人桥上下望,巨人所说的南天门今已化为乌有,取而代之的是一条途经的村级主公路。公路起于龙田,止于芙蓉,两头均与省道S311线相接。主公路好像露台山主动脉,与主动脉相接的小公路好像人体血管,衔接各家各户。其它当地上露台山,也不再有蜀道之难,网格化的公路使这儿变通衢。观音山、寄子山、香炉山都有公路直抵山脚,下车登临山顶并不困难,爬上山顶,可领会“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情,又可沾一沾仙山的灵气。每天,公路上人来车往,其间轿车不在少数,真是“旧时王榭亭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再看巨人所说四位天将,右边的风(枫树)栗(栗树)两将现已作古,左面的孙将军(松树)年近盘古,却仍非常健旺,雄风不减当年。谭将军(檀树)虽返老还童,但春来白发再生,仍能撑起一片荫凉。露台山的山林在两将军的统领下,朝气蓬勃,部队不断强大。

站在仙人桥上,溯溪而上,一座大坝切断溪水横亘于两山之间。这是一座20世纪70年代建筑的小型水库,自此,观音山下有了一泓清流。站在远山俯视,这一池碧波好像观世音菩萨怀中的净瓶。观世音菩萨能够随时扬起手中的杨柳枝,播撒甘霖降福全国。沿溪而下几公里,高峡出平湖,这是宁乡市第二大水库——田坪水库。田坪水库坐落露台山的山脚,正好为其濯足。

青山绿水间,山环水绕处,栋栋小楼拔地起,好像天上繁星,装点在这人世天堂。走出小楼,露台山人不再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们有自己的志向和抱负。天(津)南(京)海(上海)北(京)有他们的身影,广(州)深(圳)港(香港)澳(门)有他们的一席之地。他们中还有不少专家、学者、教授、党政领导,在各自不同的岗位,为祖国和公民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气。他们殷切地感受到“萧条秋风今又是,换了人世。”


作者郭宇春,系退休公务员,曾任教师,县电台修改、记者,区、乡、镇党政领导。现在赋闲未闲,带研讨生(孙),运营家政,偶然徜徉学海,撒撒网,悠哉悠哉。

秦巴夸姣江山,携手与您共创夸姣生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