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期说道,公元前597年,荀林父接替郤缺出任晋国正卿(中军元帅和执五粮液52度官方价格,戚,邓州天气政大夫),对赵氏而言,现在要面对的是一个新的国君(晋景公)和一个新的正卿(荀林父),后赵盾时代正式来临。

而就在公元前597年当年,一个外部的重大挑战忽然降临,晋国及赵氏家族都受到了严峻考验。这一期我们就重点说说这次严峻考验——邲之战。美体美体

一、整体形势分析

我们先看整体形势。

当时的基本格局是晋楚争霸。晋国是北方多国的盟主,楚国是南方多国的盟主,双方都想争夺整个周天子体系的盟主。公元前632年城濮之战,晋军击败楚军,在晋楚争霸中占据优势地位,楚国球场舞者虽然战败,但并不服输,双方就一直这么相持着。

公元前613年楚庄王即位后,楚国国力逐渐强盛,楚庄王屡次北进试图挑战晋国的霸权,但当时的晋国在赵盾的部署下,屡次化解楚军的攻势,依然保持着优势地位。

楚庄王

公元前597年春,楚军在楚庄王的率领下,再次出兵,围攻晋国的盟国郑国。夏六月,晋国作为盟主,出兵增援郑国。一时间,中原大地阴云密布,晋楚之间大战在即。

二、晋军阵容

为了能够战胜楚军,晋军三军全体出动,阵容非常豪华,根据《左传》记载,三军主要将领清单如下:

荀林父将中军,先縠佐之。

士会将上军,郤克佐之。

赵朔将下军,栾书佐之。

赵括赵婴齐为中军大夫。

巩朔韩穿为上军大夫。

荀首赵同为下军大夫。

韩厥为司马。

从这个名单中我们可以看出,就晋国而言,荀氏、先氏、士氏、郤氏、赵氏、栾氏、韩氏等大家族的代表悉数在列;就赵氏冲击波红色恋人而言,赵朔、赵同、赵括、赵婴齐等赵氏家族的主要分支的代表也全体出动。可以说,这一次,晋军出动的是一支绝对的主力。

三、交战经过

邲之战

(一)渡河前的争论

晋军的这支主力从晋国出发男人帮米琪,南下增援。当时,晋国主要在现在山西、河北一带,而郑国在河南一带,两国之间隔着一条黄河,因此,晋军要去增援,必须首先渡过黄河。

但是出师不顺,晋军还没来得及渡河就出了状况:郑国投降了,与楚国签署了和约,脱离晋国的同盟体系,转而臣服于楚国。

这就比较麻烦了,晋军这次出兵的目的是救援郑国,现在郑国自己都不打了,晋军还有何可援?

面对这一变化,晋军就停了下来,讨论下一步行动方案。在讨论中,晋军的几位主将出现了意见分歧。中军元帅荀林父认为应该撤军,上军将士会也赞同撤军,但中军佐父与女先縠坚决反对,主张继续进兵。

如果只是单纯的意见分歧,倒也属正常。但是,中军佐先縠固执己见,而且不把荀林父放在眼里,在没有得到命令的情况下,擅自率领本部兵马南渡黄河。

这样一来,荀林父就陷入了窘境。不出兵,则先縠偏师与楚军交战,必败无疑;出兵,违背自己的本意,而且以当时晋军内部矛盾重重、不服调遣的状态,也很难战胜楚军。此时,三军司马韩厥进言,他认为,一旦先縠兵败,荀林父作为元帅,难逃其咎,因此,不如率领全军进兵,这样,即便兵败,也是六卿共同的责任。荀林父接受了韩厥幸福誓言舞蹈视频的建议,下令全军南渡黄河。

韩厥剧照

(二)渡河后的争论

晋军南渡之周方中后,到达敖、鄗之间,这时,晋楚两军距离已经比较近了,晋军想要阵前撤退已经不可能了。但晋军仍然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在军事对峙的基础上与楚国进行和谈。

恰在此时,郑国派人来到晋军阵前,认为楚军战嗯啊用力胜郑国后必然骄傲,再加上长期作战兵疲师老,如果晋军能够出击,郑军予以配合,一定可以战胜楚军。

面对郑国的提议,晋军将领再次发生争论。下军佐栾书认为不宜交战,下军将赵朔支持栾书的意见。但中军佐先縠坚持认为应该进攻,而赵括和赵同支持先縠的意见。

通过晋军在渡河前和渡河后的两次争论,我们可以看到,不论是晋军内部还是赵氏内部,都是矛盾重重。

就整个晋军来说,荀林父名为中军元帅,但根本不能掌控全局,手下的将领敢于公开反对荀林父的命令,擅自行动,各行其是,各自为战。

就赵氏而言,早在赵盾活着的时候,赵氏内部就出现了二元化的趋势,赵盾拥立晋成公即位后,将赵氏族长的位置让给了赵括,据《左传》记载,“使屏季(赵括)以其故族为公族大夫”。这就出现了赵盾为晋国正卿、赵括为赵氏族长的二元现象,就职务论,赵盾最高,就宗族论,赵括为长。赵盾活着的时候,个人威望极高,可以镇服整个赵氏宗族。但赵盾去世后,赵朔虽然先后出任下军佐和下军将,在赵氏家族内部职务最高,但他没有足够的威望,作为他叔叔的赵同和赵括,根本没把赵朔放在眼里,敢麻藤康于公开反祁大鹏新浪博客对赵朔,赵朔无法对整个赵氏家族进行有效控制。

(三)魏錡和赵旃致师贾冰和李丽丽什么关系(挑战)

这边晋军的状况是如此的不堪,而那一边楚军则恰恰相反,楚庄王在楚国国内拥有较大的权威,将士用命,又刚刚战胜郑国,士气正盛。此外,楚庄王还使用了一点小伎俩,他一方面派人与晋军约和,另一方面又派人到晋军阵前致师(挑战),让人捉摸不透楚军到底是想战还是想和,使得本来就意见不一的晋军高层更加的无所适从。

此时,压垮骆驼的最后两根稻草出现了,他们就是魏錡和赵旃。他们先提出要去向楚军致师(挑战),未获批准,转而提出作为和谈使者前往楚营,得到了批准。实际上,对于这二位到底是去干什么的,晋军高层有人看得很清楚。上军佐郤克就明确说,“二憾往矣,弗备必败”,一眼看穿魏錡和赵旃根本不是去和谈的,肯定是借和谈之名去致师的,因此建议加强军备。上军将士会也赞成加强军备。但中军佐先縠没有采纳。

无奈,士会只好命令国寿福馨两全保险上军单独做好战备,并布置了伏兵。晋军将领中,还有一人预见到了晋军的失败,他就是赵婴齐,赵婴齐因职位较低(中军大夫),无法左右整个中军的行动,因此采取了自保的做法,他命人预先在黄河边准备了船只,以备战败后率部乘船撤退。

(四)晋楚交锋

果然不出郤克所料,魏錡和赵旃就是去致师(挑战)的,而楚军与晋军不同,是做好了战争准备的,因此,楚军趁机全线发起进攻。

具体来说,魏錡和赵旃是先后去的楚营,魏錡先到的,被楚军将领赶跑了,赵旃后到,这时精力旺盛的楚庄王亲自率军驱逐赵旃。

这边晋军害怕魏錡和赵旃激怒楚军、有去无回,因此,派兵前来接应魏錡和赵旃撤退,而那边楚军发现晋军有异动,同时害怕楚庄王孤军闯到晋军里,因此,也全线出动。

楚军准备充分,其军队向前疾进,一会儿就杀到了晋军面前。而晋军本意只不过是想接应魏錡和赵旃,自己还在战和之间摇摆不定,根本没有做好准备。

交战结果可想而知GAYcartoon,矛盾重重又准备不足的晋军中军和下军全线溃败,荀林父为避免全军覆没,亲自在中军擂鼓,命令全军撤退,北渡黄河,并宣布首先渡过河的人有赏。

赵婴齐提前准备了船只,所部得以安全撤退,而晋军其余的部队因为船只不足出现了争渡的现象,先上船的人用兵器砍后上船的人的手,船上砍下来的手指头都可以用手捧起来,《左传》原文“舟中太阳女战士之指可掬也”,场景非常的惨烈。

邲之战

赵氏家族的几位主要人物赵朔、赵同、赵括和赵旃都在溃军之中,也非常的狼狈。不过这时赵旃倒是表现出了同宗之情,他把郑雅如街球易学炫酷动作教学自己的两匹好马让给了赵朔、赵同、赵括,自己驾别的马,好在他们运气都还不错,经过一番周折,都撤出了战场。

与中军和下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士会和郤克的上军因为准备充分,不但没被击败,反而取得了局部胜利,在一定程度上为晋军挽回了一点颜面。

晋军撤回后,荀林父表现出了长者之风,他主动承担全部责任,向晋景公请求赐死。晋景公在大臣的劝说下,不但拒绝了荀林父赐死的请求,而且继续让他担任正卿(中军元帅和执政大夫)。

荀林父丧师

以上就是著名的邲之战。

(五)战役的影响

此战对晋国的影响是非常严重的,晋军损失惨重,威望大挫,楚国暂时在晋楚争霸中掌握了主动权。邲之战2年后,公元前595年,楚德拉诺错币军围攻晋国的另一个盟友宋国,晋国作为盟主居然不敢前去增援,其实力及威望受损之大可见一斑。

下面我想重点分析一下邲之战对赵氏的影响,其影响主要有以下2点:

第一,暴露和加深了赵氏内部的矛盾。

在邲之战中,赵氏家族的5个主要人物,出现了4种表现:

赵朔:顾全大局,服从指挥,但能力不足。他身为下军将,却未能加强军备,也无力掌控赵氏家族的其他成员,结果他指挥的下军在交战中遭到惨败。

赵同、赵括:依仗叔叔和赵氏族长的身份,在战和问题上公然与赵朔唱反调。

赵旃:没有大局意识,擅自向楚军致师(挑战),成为邲之战爆发的直接导火索。

赵婴齐:能够看清形势并做好准备,但受限于自身的职务和地位,主要关注自身的利益,无法兼顾整个赵氏家族的利益。

赵氏家族内部纷乱至此,没人能够真正掌控全局,赵氏家族处于分裂和无序的状态,这为以后赵氏内部矛盾的大爆发以及灭顶之灾的降临埋下了伏笔。

第二,赵氏的主要盟友先氏灭亡,赵氏的外部环境恶化。

通过上面对邲之战的描述可以看出,邲之战晋军惨败的罪魁祸首应该是中军佐先縠,正是他的擅自进兵把晋军引入了深渊,只是由于中军元帅荀林父主动承担了全部责任,所以当时没有对先縠追责。

但是,俗话说“不作就不会死”,先縠在公元前596年居然图谋作乱,暗中召赤狄进狂蟒行动攻晋国,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他也清楚自己才是邲之战晋军惨败的主要责任人,害怕自己以后会被追责,索性放手一搏。

结果,计划暴漏,晋国对先縠新账老账一起算,邲之战惨败加上暗通赤狄,这2项罪名,给先氏带来了灭族之祸,据《左传》记载,“晋人讨邲之败,与清之师,归罪于先縠而杀之,尽灭其族”。

先氏灭亡,虽然没有直接牵连到赵氏,但是,先氏是赵氏的传统盟友,他的灭亡,间接削弱了赵氏在晋国国内的地位,赵氏的外部环境开始恶化。

(六)暂时的平静

荀林父继续担任正卿以后,默默积蓄力量,公元前594年荀林父率领晋军击败赤狄,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自己在邲之战中的过失。

公元前593年,士会接替荀林父担任正卿(中军元帅和执政大夫),次年(公元前592年),士会告老。

这吴佩奇段时间,荀氏和士氏均未针对赵氏采取恶意行动,赵氏基本上平稳发展。

士会告老后,郤氏家族的代表郤克接任正卿(中军元帅和执政大夫)。表面上看,郤氏与赵氏关系密切,郤克担任正卿,对赵氏是非常有利的。

然而,在郤克执政期间,赵氏内部和外部均发生了重大不利变化,我们下一期再讲。